量子通信再迎短炒期

  受益于“京沪干线”量子通信工程今年下半年建成、首颗量子试验卫星7月发射的利好刺激,以福晶科技和三力士为代表的量子通信概念股再度被市场热炒。量子通信听起来很专业,但通俗地说就是让信息传输更安全。本周,接受《红周刊》采访的专业人士表示,量子通信目前还处于“概念——题材”阶段,受事件影响很大,很多概念股没有形成真正的业绩。但这个行业未来空间很大,相关炒作逻辑很值得梳理。

  龙头企业影子股最受欢迎

  量子通信如何让信息传输更安全呢?举个例子来说,两个人通过手机或者电话沟通时,如果植入了量子通信技术,只有传递方和接收方才能共享数据,如果有窃听方也会很快被发现。这对保护个人隐私、国家机密、商业机密都是一个很大的突破。未来,每个人的手机都有望植入一个量子加密芯,享受量子通信技术带来的信息安全的好处。

  据业内人士测算,到2020年,量子通信市场规模有望突破200亿元。在国内,量子通信的龙头公司为国盾量子和问天量子,两者均依托于中科院强大的科研实力,掌握着部分核心技术和核心设备,但遗憾的是这两家公司都没有上市。因此,在二级市场,量子通信概念股多是这两家公司的影子股。

  独立资深投资人、雪球大V唐史主任司马迁对《红周刊》表示,与国盾量子、问天量子沾亲带故的投资标的是量子通信炒作的重要逻辑。这和新股、以及美股科技股的影子股炒作模式是一致的。

  “量子通信是国家战略,国企具有天然的优势,民企只能参股而非控股。对于炒作资金来说,对于权威的非上市公司望洋兴叹,自然会去找直接参股的上市公司。公开信息显示,国盾量子的股东之一为杭州兆富,而杭州兆富的股东中又有A股上市公司浙江东方和银轮股份的身影。

  不过,浙江东方从去年10月开始就一直停牌,所以参股杭州兆富比例很小的银轮股份就成了市场资金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回顾一下当时的过程:杭州兆富参股国盾量子是于2015年11月25日完成企业注册信息修改的,杭州兆富持有国盾量子3.27%的股权。市场对此并没有充分发掘。12月14日,小份额参与杭州兆富的银轮股份在互动平台解释后放量涨停。但其实,无论是从参与的质量、持有的股份还是市场对量子通信龙头的认同,银轮股份都无法与浙江东方相比,所以浙江东方才是量子通信真正的龙头。通过工商数据测算,银轮股份间接持有国盾量子0.2%~0.3%。浙江东方是上市公司中间接持有国盾量子股份最多的,是国盾量子的首要投资标的。同时,浙江东方持有浙江神州量子近5%的股份,在进行量子通信炒作时同样会起到催化作用。

  此外,就连2015年11月与问天量子进行合作而被视为参股概念股的华夏幸福,量子通信对其利润贡献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也被市场认为是量子信息的影子股,再比如,被券商分析师吹上了天的科华恒盛,也不过是与国盾量子签了一个未落地的协议,而是参股了与国盾量子有合作的中经云公司而已。

  核心技术和上下游企业也有机会

  除了国盾量子和问天量子的影子股,唐史主任司马迁还表示,有量子通信核心技术实力的公司以及有确定性的上下游企业,也引起了资金的关注。

  如近期市场量子通信“先锋”三力士,是专业生产各种橡胶V带的行业龙头,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11月开始跨界量子通信技术,虽然业务占比仍很小,而且也没有形成盈利,但资金却非常喜爱。据悉,该公司是由国内外知名量子研究单位组成的核心技术团队。近期,公司将在山西打造量子保密通信网以及量子保密通信数据中心,未来建成后将成为全球最先进的量子通信保密网络。但投资者也应该警惕追高风险,近期公司股价临近新高,活跃资金推高时遇到的套牢盘较少。

  除了核心技术,还有确定性的上下游企业也值得关注。比如神州信息对量子通信网建设参与较深,中标了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项目的相关标段。但该公司高层人士表示,“2次中标量子通信项目让我们在该领域已经领先,但即便如此,这块业务对公司的营收贡献也非常有限”。

  产业朦胧期的炒作逻辑

  正如神州信息所言,即使公司在该领域业务处于领先,但仍对公司业务贡献较小。“量子信息就是处于概念——题材阶段”唐史主任司马迁说,“即从胡乱的沾边就炒已经推进到确有其事才炒”。也有私募人士认为,不能将量子通信简单地解读为纯粹的概念炒作,只能说目前还在产业发展的早期阶段。

  作为专业人士的唐史主任司马迁也给出了自己的投资建议,“在接下来1个多月的时间里,风险偏好较高的投资者可对量子通信板块进行波段操作。”他认为,今年的卫星发射、干路测试都是科技界乃至安全界的大事件,所以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市场情绪和资金推动下的阶段性机会还将持续,预计到7月下旬,这一轮炒作行情可能会稍告段落。

  从市场博弈的角度看,有参与价值的量子通信类个股其实寥寥无几,他主要看好浙江东方、三力士、神州信息、福晶科技、华工科技。对于量子通信产业来说,国盾量子是绝对的龙头,并且还与阿里合作首次推出了量子通信应用产品,但由于公司未上市,所以在参股企业中,参与度最深的浙江东方就需要重点关注。6月底,公司会有新的重组方案提交董事会审议。

  值得注意的是,资本市场早已提前行动了起来。一季度,多只量子通信概念股的机构持股比例明显上升。记者翻阅一季报发现,三力士就是机构持股比例较高的个股,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公募基金占据半壁江山。

  “量子通信离产业化还比较远,只能采用科技股常用的模式进行估值,因为目前对企业还没有利润贡献。”唐史主任司马迁提醒投资者,“题材股炒作属于典型的A股场内博弈,参与时一定要注意兑现窗口,以避免盈利回吐或者高位站岗。”■

关于中国通信学会 | 与我们联系

Copyright China Institute Of Communications.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8144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