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资助小学校长会主席:香港要以国民教育培养下一代的爱国情怀

图片默认标题_fororder_1_副本_副本

记者专访香港赞助小学校长会主席赖子文

  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丁一鸣 刘志敏):赖子文的手刺上有着一长串头衔,但细心一看,这些头衔实在都缭绕着一个专业,即香港青少年的基础教育。赖子文在专访中展示出职业老师清楚的逻辑跟正确、掷地有声的表白才能,他念兹在兹的恰是香港当初依然缺少的国民教育课。以下为专访全文:

  记者:1997年香港回归时您在哪儿?心境如何?

  赖子文:我当然在香港。我的心情非常冲动、非常高兴。因为我们可以回归祖国怀抱里面。我作为一个教育界人士,可以很清晰地告诉我们的小朋友:我们回归祖国了!

  记者:您多年来深耕教育界。在您看来,20年以来香港教育制度有什么样的变更发展?

  赖子文:香港教育制度在2000年有一个转变。这个改变缺乏了德育和国民教育。我们尝试用一个比较软性的模式去推动德育和公民教育,但后果并不很显明地彰显出来。所以我们在未来发展中,要给我们的小朋友增强国民教育和德育的培训。

  记者:你的学校在公民教导方面采用了什么样的方法方式?

  赖子文:我们力求培养我们的小朋友成为一个良好的公民。我们的学校主旨、学校目的里面也有将我们小朋友培养成为“香港的栋梁、国家的栋梁”这样的字句。所以在我们的课程里面都会配合。

  譬如我们会在科目里面加上一些国民和国民的元素,让他们了解我们的祖国、了解香港的政制,从而从小造就爱国的心。其余运动也会配合,例如我们会做一些本地的交换,带他们参观破法机构,让他们懂得香港的政制。同时我们也带小友人和内地的小朋友、或者内地的学校来做一些交流。我们会有姊妹学校。我们每一年都会带我们小朋友返回内地两、三次,去做一些交流,让他们意识到、亲眼见到国家的发展,盼望培育我们的小朋友可以亲自感想到国家在经济、政治、国民生涯的状态。只有亲眼见到,我相信他们的感触会最深,也最可能触动他们,让他们相信,我们的国度已经是无比繁华、做得异常好;也都可以很骄傲地说,我们已经成为超级大国的其中一员。

  记者:现在香港教育制度存在什么问题?

  赖子文:香港的教育,在各科常识上面其实做得非常好。我们在一些国际专业测验或者评估上面,都在全世界金榜题名。

  然而,可能受制于一些家长的观点,我们这多少年会讲一些“赢在起跑线”、“赢在终点线”之类的话,每一个家长都冀望以进入大学作为一个终极的目标。但是我们知道,每一个小朋友是有不同的才干,他们也都会有不同的意愿。单一个目标、一个方向其实不能够完整顾全小朋友的发展。

  我们须要做的,就是在未来的发展里面施展不同的所长。特殊无论是学生、老师还是家长,我们要明白晓得,成就不是独一的需要。我们更要知道,小朋友的品格和他们的思考、思维能力,或者他们共通的能力、融合其他社会沟通能力,是更加的主要。我们要发挥小朋友的多元技巧。

  在认识我们自己的香港、认识我们的祖国方面,我们更要加强,让他们因作为一个中国人、一个香港人而自豪,而不是所谓的“西方的月亮必定比较亮一些”。我们中国人能够做到的事件是良多的。

  记者:香港和内地的教育制度之间如何沟通、交流、配合?

  赖子文:香港教育制度的优越之处在于有一个很大的自在度,并且治理上面比拟有弹性。内地在各科“基础”的树立,做得十分之好。假如咱们两者能够互相融会,即香港教育轨制的管理、自由度、天马行空的思考,同内地扎实的教育基本,相互合并,信任不管对香港仍是对内地的教育发展,都会有进一步的辅助或者影响。

  记者:香港回归20年以来,最令您印象深入的事情是什么?

  赖子文:回归20年以来,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回归的一刻。我见到我们的国旗升起,我看到标记着殖民地时期的旗子降落。我们可以告知本人,我们不是无根的民族、无根的地方,我们找回了自己的根,我们不再是二等公民的身份,我们真实在实成为我们国家的一局部、一个成员,这是我最激动的。20年来,我们的发展固然还有可以改良的处所,但是我们感到,我们的认识,特别是对我们下一代来说,充斥了渴望。除了两地的交流越来越频繁,同窗与同学之间互动越来越多,我们的下一代对中国的情怀,会一路加强下去,总有一日,我们能完完全全成为一家人。

  记者:香港有声音始终在反对搞国民教育,认为“没必要”。您怎么看这种说法?

  赖子文:可能有人讲,国民教育在香港不需要,由于在过往殖民地里面,我们没有国民教育,发展也能很敏捷、很繁荣。这其实是一个管理的手腕,当时是英国人管理香港人,乖乖让我们完全投入到经济或者其他各方面。但我想问,有哪个国家不讲国民教育?不愿望自己国民对自己国家有一份深沉的情怀?

  我们见到我们的国家在革命时代、或者更早的年代,被人欺侮。人们怀着国民情怀,对国家有一种使命感,无论遭遇到多大的危害、多大的攻打,都仍旧保持下去,会为了我们的国家抛头颅、洒热血。这是真真正正对国民身份的认同,对国家团结同一的识记。我们更多盼望我们的下一代,多一些认识我们自己的国家,多一些对于我们自己国家有一个强烈的归属感。因为无论如何,我们身材里面都流着中国人的血,我们是中国人,我们不能够忘却自己这个身份。

  记者:您以为将来香港教育制度会怎么发展?

  赖子文:香港的未来教育制度毕竟怎么变化,我相信,除了我们有一帮很聪慧、很有干劲的教育局官员以外,凭借香港以往的教训,香港人也能配合到我们国家的发展。同样我相信,我们国家发展、在世界上国力日益强盛的同时,我们的教育都会随之办得越来越好。

标签:

关于中国通信学会 | 与我们联系

Copyright China Institute Of Communications.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81448号